细雨青衫掩旧疴。
笔下所有同人开放授权,禁抄禁剽禁商业

「逸真」饿了么(一发完)

这不是广告。这是小甜饼啦啦啦~

 

飙车族风天逸X技术宅羽还真

 

OOC都是我的锅。

 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 

身为一个外送行业刚入行的年轻小伙,风天逸还是比较满意这份职业的,尤其是当他驾着小电瓶车奔驰在非机动车道上,以一秒一辆的速度超过被红灯堵截的各大X系名牌车时,这种莫名的优越感就直线上升。

 

哥就是这么帅,如风一样的少年~

 

接着山寨手机的提示音加震动就打搅他的自我沉醉。哦,有单子,作为一个有理想有目标有职业素养的新人,风天逸很快拿起手机,精准定位到食物—顾客—自己所在的位置,然后发现...

 

「逸真」人鱼泪

一发完。
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
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


海中存在着人鱼早已众所周知,她们美丽神秘却并非善类,以吞噬水手的肉体和灵魂为乐。人鱼姑娘的歌喉胜似天籁,人鱼小伙的身躯孔武有力,他们被自然界赐予魔幻般的色彩,让探险的勇者前赴后继。


据说,人鱼的眼泪能治百病。人们亲眼所见,人鱼姑娘哭泣时,眼泪化成断线的珍珠,可从未有人得见一个男性人鱼流泪。故而世传,唯有男性人鱼的眼泪,才是真正的灵丹。


十年前,王国的公主病重,药石罔效,国王搬下勒令,若谁能求得人鱼的眼泪治愈公主,便将公主下嫁。...

 

我的简书被封了,不老歌10号开始清所有非记事类文字,以前修的车怎么办呢(._.)

 
2017/6/8   9

「代舞/逸真」错轨(10)

雪飞霜正在影视城里拍戏,那地儿离南羽都不远,大概半天的车程,风天逸这些天心思都放在羽还真那儿,来不及跟雪飞霜说一声,索性也不知会,直接带着人过去。


两姐弟刚照面,雪飞霜痴痴地盯着人好一会儿,含泪上前去抱羽还真,羽还真怪不好意思的,总找机会往风天逸后面躲,最后没躲掉,被个娇小妹子抱住,有点别扭,用眼神跟风天逸求救,风天逸看着差不多,就拉开两人。


"风天逸你混蛋!还真回来都四天了你才跟我讲?!"雪飞霜得知因果,愤愤不平,卷袖子要跟人理论。

风天逸施施然地解释说,"你得理解,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想你的。"...


 

「逸真」失控(47)

雪家庭院的小洋楼中,白庭君摸了摸胸口,那里藏着准备带给羽还真的发情期延缓药和紧急抑制剂。他本来只打算带延缓药,暂时中止羽还真的发情期,并趁这个时间将羽还真带回来,可向从灵怕延缓药争取的时间不足,强烈要求他带上紧急抑制剂。为此白庭君一直矛盾,紧急抑制剂直接中断发情期,看起来是更安全,可药效发作时会给身体带来痛苦,普通情况下白庭君并不愿意用。


他已无多少时间可供考虑,雪凛正看着他,眼神里透露着沉重和期盼,白庭君知道自己必须进去。在处理发情期的omega上,白庭君也有经验,为保证效果,他早早服下对omega信息素的抵抗剂。


临行前,彼岸花突然叫住他,一双秋水明眸里...

 

「逸真」失控(46)

"什么?我妈安排我跟还真结婚?"

"白总你不知道这件事?"


向从灵疑惑,但白庭君震惊的模样表明他确实毫不知情。彼岸花在旁看得透彻,羽还真的求救信里讲明了他如今的处境,彼岸花看完后,就猜到此事十有八九是白雪的手笔,而她的少爷,恐怕还蒙在鼓中。彼岸花不知道该不该揭穿,她没有证据,内心矛盾不已。


白庭君得知后的第一反应,就是去找白雪对质,白雪看着这个冒冒失失冲进来的儿子,默叹一口气。她这个儿子,怪她保护得太好,行事作派总带点愣头愣脑的任性和不计后果的莽撞。白雪本想瞒着,等羽还真发情期,一旦两人米已成炊,凭她儿子的品性,定会...

 

「逸真」失控(45)

跟雪凛一通争吵,不得兄长理解,还被强制自由,羽还真趴在桌上哭了许久,突然反应过来,拉开抽屉去找抑制剂,其他的他都能誓死抵抗,怕就怕雪凛将他的发情期也算计在内。他相信白庭君的人品,可对一个未持标记的alpha而言,单身omega的发情期足以让他们丧失自我。


羽还真在抽屉里翻找,却没摸到装有抑制剂的安瓿瓶,心里倏得慌起来,翻箱倒柜一番,却连白庭君的信息素药瓶都没找到。羽还真急匆匆地去询问负责打扫的帮佣,才得知雪凛昨天突然命他们详细打扫,期间拿走一切尖锐物品,包括玻璃制品。


由此可见雪凛早料到羽还真会抵抗,为此拿走可以利用的危险物件。没了药物,羽还真不知如何是好,...

 

「逸真」失控(44)

这文大概没人看了,我还是努力点把它更更完。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
羽还真的归来如此之快,直到人正式送到他面前,雪凛才相信,风天逸确实放走人,可个中原因雪凛倒猜不透。当初收到白庭君消息,雪凛着实失了方寸,就怕羽还真在风天逸手上出事,或是被人哄骗让风天逸再度得势,尤其当天下午的那通电话,风天逸的嚣张无疑在加剧雪凛的危机感。可当日晚些时候,雪凛突然接到白雪的电话,白雪先为白庭君的无知和鲁莽道歉,而后她告诉雪凛,她会帮助羽还真回到雪家。雪凛本以为只是一句讨好的客气话,可仅过一夜,在雪凛全无对策的情况下,羽还真安然无恙地回到雪家。


个中因果雪凛...

 

「代舞/逸真」错轨(9)

张代表这些天都过得特别焦虑,他在等,可音讯全无,忍不住想问候小肚腩,狼心狗肺忘恩负义,干啥啥不会。他本是理解小情侣久别重逢的心情,也打算摆脱小肚腩后给自己放个短假,被个小肚腩管得都快不识肉味了。


张代表向来不是什么自律的人,出去放浪形骸一番,躺在床上抽事后烟,没体会到有多爽,反而觉得身体又沉又虚,累,还有点厌倦。他虽然沉迷酒色,但也会锻炼身体,一晚上能把陈舞蹈翻来覆去地做上好几次,乐此不疲,自认这辈子喜欢的事物很多,最爱的无非钱和美人,认识他的人都知道,也爱用美人来巴结。


比如床边这位,锥子下巴灯泡眼标准的网红脸,手臂大腿腰腹柔若无骨,唯独胸前两垒甚是傲人,...

 

「逸真」伴郎的新郎是伴郎

一见钟情梗。今天刚参加完婚礼,突发脑洞。
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
今天是个喜庆日子,我,戚落霖的带头大哥白庭君白兄弟,将在今天举办婚礼。爱情长跑十几年终得正果想想也感人至深,但想起他俩是早恋的,我想控告学校欠我一个媳妇。


自家大哥结婚,当小弟的自是义不容辞,新娘说双方各找九个伴郎伴娘,加一对新人凑十全十美,大哥手底下这么多小弟自然不慌,可谁知婚礼临近前有两个不靠谱的被外派公干,一时间凑不齐人,万般无奈之下,大哥竟然把十几年来的死对头找来当伴郎,更玄幻的是,死对头竟然答应...

 

「代舞/逸真」错轨(8)

南羽集团总部大楼已有些年头,内部设计老旧,但地段极佳,周遭除却各大银行总部就是耳熟能详的大公司。张代表带着小朋友就在大门进来的电梯间里,头头是道地跟小朋友讲述寸土寸金的现状,小朋友听得云里雾里,捶捶腿,站太久了,累。


“张家叔叔……”小肚腩有气无力地唤他,嘟着嘴有些不满,“你不是说来带我找天逸的么?”

张代表翻了翻眼,语重心长地道:“小真,你可别诓你叔,这要不是,那就很尴尬了。”

张代表是自认做叔的,他猜小肚腩就十五六岁,自己三十出头比他高整整一倍,叫声叔显得尊重,还能白长一个辈分,不亏。

“就是天逸,我没认错,见到我就想起来了。”

然而你想不起来他姓风。

张代表在...

 

[代舞/逸真]错轨(7)

其实这次不算偶遇,张代表听闻消息时,正巧在附近带小肚腩找地儿吃饭,鬼使神差地就掉头过来了,进来时也是故意避开,倒像做贼心虚。小朋友则非常专注,除了菜单,基本没注意过其他事,现在后悔得不行,泪珠子大颗大颗地往下滚,哭得张代表也急了,边上客人和服务生都投来诧异的眼神,误会张代表是罪魁祸首。


天地可鉴,自他把这小肚腩捡回家,哪天不是好吃好喝好玩供着,漂亮的哥儿妞儿都没法往家带不说,难得出门挥霍潇洒一回,第二天还得被人瞪圆眼追问,活像是做了什么违法乱纪见不得光的混账事。


损友们都说张代表最近转性了啊,不会是纵欲过度不小心那啥了吧,我这认识个专家,几十年的经验专治这种...

 

© 龙铃 | Powered by LOFTER